Forever Loop.

Trouble Busters

直到世界的终末,我们能看到什么?

人生之所以不是游戏,并非因为不能「重新启动」而是因为人生没有「游戏结束」之时。

——西尾戏言

如果因为人生不能「重新启动」而不是游戏的,只要把他当成没有「reset」键的游戏就好了,一次性clear。但是所谓的人生是没有「game over」的。如果你是「死亡」是最终目标的话,那么玩着游戏的你认为,游戏中的你是「你(真实)」还是说玩着游戏的你是「你(真实)」纵然游戏中的「死亡」的话,玩着游戏的你还是可以「重新开始」的。于是处于现实这个「游戏」你是否还认为自己可以「game over」

那么推翻前面理论,这个游戏就是「现实」那么你「死亡」后就真正意义上的「游戏结束」了吗?诚然肉体上的死亡并不是「游戏结束」你的言语,你的行为,你的想法应该,一定,必须影响着他人——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

那么如果这个「游戏」这个「现实」完完全全,一点不剩,支离破碎:没有读档,没有重来,没有循环:不是空想,不是幻想,不是妄想般得结束后,我们能看到什么,是否是「游戏结束」或者只是「重新启动」。

0. 越过无数的今天,就连命运也一起越过

——失われた未来を求めて

如果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的话,那一分一秒都不该离开视线。

真正的“自我”到底在哪?是一直一直追寻着有着加織未来的我们?还是接受这个“现实”的现实?如果接受了,我们是否还是我们?如果继续沉浸在失去的未来,我们是否仍是我们?

在这个得不到的未来的现实中,我只能描绘自己的未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