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Loop.

Trouble Busters

阅读,沉浸其中,然后对其感到憧憬

「生命是平等的。」这话是哪个白痴说的?

 

世界上每秒有1.8人死亡,也就是每分钟106人,每小时6,360人,一天152,604人,一年55,713600人。(以上摘自百度

1.8人/秒,也就是走几步路就有人死了,人类还真是脆弱。

回想了自己一生,遇到死去的人也寥寥无几,根本比不上1.8人/秒的数据。

不论平凡的,不平凡的;富有的,不富有的;天才的,不天才的;朋友多的,朋友少的;工作中的,休息中的;想死的,想活下去的;成功的,失败的···总会死去,所谓的‘永生’和‘不死’,任谁都没法做到。

任谁,都没法做到。恩,这是一般论。所谓的‘不死’,说穿了就是新陈代谢,加上再生能力,能够随时保持「健康状态」。既然不会老,也就不会死。就是所谓的‘不死’

而我「语言」的界限——‘不死’——谁都可以做到。

α

如果你认为‘不死’和‘活着’画上等号的话,恩,很好,你是个「人間」,没有失格。而我的‘不死’很简单——「与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不产生关系。」完整的孤独,即所谓我的‘活着’是他人‘决定’的;我的‘死去’亦是他人‘决定’的。

举个例子吧。

双亲建在,时而写信与在外留学的儿子,此时此刻突然被父亲告知母亲在3年前就离世了。此时母亲是‘死去’的,至少一小时前、一天前、一个月前···还是‘活着’的。

所以一个人的‘活着’或‘死去’只不是别人给予自己的认知而已。

β

记得有本书上这么写着「书就像作者的脑子,是将作者的人格、知识和思想全部浓缩在一起的大脑。」

笛卡尔曾说过“Cogito ergo sum(我思故我在)”

那么这种书=脑子=思想,人们不就很简单的达成‘不死’即所谓的‘我思故我在’

举个例子吧。

如果有种技术可以把一个人的‘脑子’数据化,然后脱离身体,那么这个人不就永远存在了,可以与你聊天,可以发邮件,可以发G+,可以发twitter···可以和他人信息交流

你永远无法知道屏幕另一边的他是否‘活着’

所以一个人的‘活着’或‘死去’只不过是自己给予他人的认知而已。

 

然后回到开头

「生命是平等的。」这话是哪个白痴说的?

谈了那么多‘不死’的认知,那么对于新闻里死去人的报道,路上发生的车祸,不置那处举办的丧礼,我又记得多少人?至少我从来没记住过电视中报道人的名字,或者说根本不会提。

值得电视、新闻“大肆宣扬”的也就是那些对世界(自己)有利弊的人。宣布着他的‘死亡’让所有人知道“恩,XX去世了”

 

所以如果山口老师没写过书,或者我没看过老师的书,没有阅读,没有沉浸其中,没有对其感到憧憬的话——我大概,不,一定也只是什么都不会去想,什么都不会去做。

然而阅读了,沉浸其中了,然后对其感到憧憬了的我  合掌、冥福。感謝ッ!!

 

『PSYCHO-PASS サイコパス』ED2主题歌「All Alone With You」/EGOIST

酱油文第三弹。

PHYCHO-PASS近期完结,个人觉得是一部相当不错的作品。无论是SIBYL系统还是Dominator的设定都是非常的带感。

这部作品的ED是由曾在Guilty Crown中大放异彩的EGOIST的歌姬chelly来演唱。

在这里送上ED2:All Alone With You

跳转后依旧歌词可见

说起来,最近把Maveloop从国外的某只服务器搬到了国内的Hostker,不知道访问起来的速度有没有提升呢?

(更多…)

A Robot

当年Caprk把“Robota(奴隶)”写成“Robot”,于是“Robot”的定义就如同来源词一般,机器人成为了人类的工具。

后来Asimov又给机器人套上了“Three Laws of Robotics”(机器人三定律)的桎梏,机器人越来越像奴隶了。

而机器人真的是奴隶么,我一直认为所谓的“机器人(Robot)”只是单纯的人类搓劣的模仿而制造的“机器人(Androrid)”只是想排除自己的寂寞,就像在这个宇宙中寻找相似的同类。

于是121011“Robotics;Notes”让我再次思索了“机器人是否是朋友(?)”的观点。直接让我联想到了凉原的“星之梦”以及某小说——《雨天的艾莉丝》

初看R;N给人一种“友情、努力、胜利”满满的JUMP感觉,当然5pb x N+不单单只有那么简,简单的扯上G;S、S;G一种——JAXA又要统治世界,好想去种子岛关光,社长虐我千百遍我待社长如初恋(ry

在没钱支付游戏软体,而又不喜剧透的在下只能慢慢等着动画的更新。

而在这我想推荐下上文中的某小说——对就是“星之梦”。哦,不。是《雨天的艾莉丝》

小说是以机器人艾莉丝的第一视角叙说,强烈的代入感让人有时忘记了艾莉丝是个机器人的事实,完全当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根据是我

书中艾莉丝一直寻求的问题

“机器人也会有精神方面的成长吗?”
“机器人也有青春期和反抗期吗?”
“机器人的感情和人类的感情有什么不同?”
“机器人也能去天国吗?”
“机器人和人类结婚的一天会到来吗?”

“即使我是机器人也可以被允许进入人类的天堂吗?”

而波柯夫和莉莉丝也许就代表着某些答案或立场吧。

全书以“破坏与重生”为主轴,没有巨大机器人,没有变形,有的只有“生”作者让没有“生”的机器人活的更像人,暗示着逐渐变成重复者的人们。

当然松山老师还比较厚道(或者说照顾读者笑)没有在“最终章”完结,最后一封信直接把致郁的我治愈(致郁)了。而博士与艾莉丝的百合场景让我想着百合赛高,男人去死(ry 以及最后艾莉丝的话简直让我一把鼻涕一把泪QAQ

那么最后的问题“机器人也会有幻觉么?”再被破坏殆尽时出现的是乱码,还是?

那个下雨天,她在心里祈求——「博士,我好想···好想见你一面。虽然我是机器人,也可以被允许进入人类的天国么?」

酱油用意:『狼と香辛料』OP主题歌「旅の途中」

嗯嗯。怎么说呢。

咱还真是一个超随意的人呢=。=

这里就坑掉什么的吧。

最近终于有了机会把“历史遗留问题”之一的作品:《狼与香辛料》全二季给补完了,赫萝桑还真是萌到不行。于是很神经的在动画补完之后又如马拉松般把小说也补完了的样子。

真的是一部相当不错的作品,如果各位还没有看过的话一定要去看一下的说,超推荐的。  (以上这种超没营养的文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起来你也只会写一些超级没营养的文字吧啊喂!

想在哔哩哔哩上看弹幕吐槽版的时候找到了由月声配音社配音的狼辛第一话的内容,发现翻唱的OP超赞的,果断丢过来分享一下。   (怎么还是这么没营养?

跳转之后可以看到歌姬的主页和哔哩哔哩上的作品

(更多…)

直到世界的终末,我们能看到什么?

人生之所以不是游戏,并非因为不能「重新启动」而是因为人生没有「游戏结束」之时。

——西尾戏言

如果因为人生不能「重新启动」而不是游戏的,只要把他当成没有「reset」键的游戏就好了,一次性clear。但是所谓的人生是没有「game over」的。如果你是「死亡」是最终目标的话,那么玩着游戏的你认为,游戏中的你是「你(真实)」还是说玩着游戏的你是「你(真实)」纵然游戏中的「死亡」的话,玩着游戏的你还是可以「重新开始」的。于是处于现实这个「游戏」你是否还认为自己可以「game over」

那么推翻前面理论,这个游戏就是「现实」那么你「死亡」后就真正意义上的「游戏结束」了吗?诚然肉体上的死亡并不是「游戏结束」你的言语,你的行为,你的想法应该,一定,必须影响着他人——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

那么如果这个「游戏」这个「现实」完完全全,一点不剩,支离破碎:没有读档,没有重来,没有循环:不是空想,不是幻想,不是妄想般得结束后,我们能看到什么,是否是「游戏结束」或者只是「重新启动」。

0. 越过无数的今天,就连命运也一起越过

——失われた未来を求めて

如果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的话,那一分一秒都不该离开视线。

真正的“自我”到底在哪?是一直一直追寻着有着加織未来的我们?还是接受这个“现实”的现实?如果接受了,我们是否还是我们?如果继续沉浸在失去的未来,我们是否仍是我们?

在这个得不到的未来的现实中,我只能描绘自己的未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