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Loop.

Trouble Busters

Its Not The Sweetness Were After Its The Sugar

 

1

『如果让你去无人岛上生活一段时间,只能带一样东西,你会带什么?』
虽然不记得最初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的问题,但这好像是各种测试上常有的题目。根据不同的答案能看出一个人的能力,甚至有些答案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虽然总是会想,就这么一个答案真的能判断出人的性格吗?但也有意外地得出符合自己性格的答案的时候,还真的蛮高兴的。
那么带什么去会比较好呢?小刀?好像是个国际惯例般的答案。打火机啊木棍啊水瓶啊之类的,或许都是些不错的生存工具。如果是手机或者通讯设备之类,虽然看起来像是投机取巧的犯规,但意外的是不错的想法。
嘛,虽说有各种各样的答案,可我的回答只有一个。
但是在我回答之前,我就突然想到,询问这一问题的出题者是个怎样的人?我是要根据出题者回答出他想要的答案呢?还是说坚持己见回答自己的答案?
出题者到底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提出这一问题呢?是纯粹的想知道大家的答案呢?还是只是想和自己的答案作比较?还是说……
总觉得提出愈多可能性,愈是自相矛盾……到底是该想得简单一点?还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列出来思考呢?
如果要贯彻怀疑一切的态度,我认为针对这个可能性追根究底也不坏,但这样终归是没有必要的。
就好像那位名侦探曾经说过的那句『将所有理论上不合理的可能性排除之后,剩下来的答案无论再怎么不合理,都是真实』。
所以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到最后我的回答只有一个。
那一样东西重要,很重要。至少对我而言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它的话不要说生活了,我都不想起床了。
说得有点多了啊…那么,能明白我想表达的东西吗?
或者说,不明白?
所以、总之、总而言之,我的回答是——眼镜。

2

那么不知道有没有从我的回答中看出我的能力?或者说性格呢?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当然如果你能带着半是好奇半是轻蔑的目光看待的话我可能还蛮高兴的。
好了回到正题。
虽然我可能就像在回答「早上起床第一件做的事情是睁开眼睛」这种答案。
而「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 」这一问题的出题者想要的并不是「睁开眼睛啊」「刷牙啊」这一类答案。
而相对的『如果让你去无人岛上生活一段时间,只能带一样东西,你会带什么?』的出题者想要的也不是这种答案。
可能如果换一种问法的话可能就显而易见了——『在无人岛生活一段时间,带什么最能体现一个人的能力(性格)?』
但是这次我并不是想讨论这一方面的问题,这次我想说的是之后的事情。
是的,在我回答出「眼镜」后,在我深思熟虑后——
这真的是我的选择么?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希望你能稍微思考一下。

3

好了再我继续说下去之前,我想先说下这次我想说的事情。
12月2日周五,要说是什么日子的话也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可能对于其他人而言12月2周五的意义就在于12月3日是周六。
这真是个美妙的一天,辛苦一周的社畜们能够稍微放松下自己的日子。
当然我并不是想赞美12月2日周五的美好,对于某些小伙伴们而言,这一天就好像是「全世界都在看电影」。
这一天《你的名字。》在大陆上映的。

160209_w42ep

免死金牌:有多少读者就有多少《哈姆雷特》。

这破电影竟然要190亿,新海诚明明性格恶劣得不行。(bgm38)(bgm38)

「这电影要190亿?小说明明一股中古味儿良作w」
说实话当时我是带着三分这样的心情去看的。
而当时读完小说版后虽然是让人甜甜的happy ending。
但仔细想了想后就会发现「诚哥这年上控又把自己的初恋写成人妻了」。
于是几乎可以说是二刷的情况下去看了电影,结果发现,诚哥简直是性格恶劣。

不知道大家记得多少,反正这一场景对我印象确实很深,也就是当我们女主角三叶的竹马敕使河原邀请去自己村的咖啡馆和咖啡时我们竹马和另一位青梅早耶香的对话:

「……ねぇ、テッシー」
「うん?」
「高校、卒業したら、どうするの?」
「何やさ、急に。将来とかの話?」
「んー、そう」
「いや、別に……普通にずっと、この町で暮らしていくんやと思うよ、俺は」

和前面剧情对比后,做个简单的阅读理解就能看出竹马的生活态度略显消极。村里的无奈只能让他如此选择,可最后我们看到的是竹马和青梅一起在东京放闪。
但是,但是!仔细想想这个去东京的理由会不会太消极了——自家被陨石砸了。无奈只能去东京发展,虽然可能我们的竹马还是很高兴的。
「自家被陨石砸了」想想的话还真是猛地不行的理由,但我们的诚哥就是用这种理由让年轻人做出了选择。我想说这不是性格恶劣是什么!?
因SAO而名声大噪的川原老师也曾在后记自觉过:

「就算是小说,只要写到关于人类的不幸时,就必须仔细考虑自己为什么要写这段文字。」

又或者就就像某呆毛矮子曾经说过的:

不是经常有人说“与其拘泥过去,不如展望未来”么?
过去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未来却可以改变。
诸如此类。
原来如此,说的没错,这个观点真是真知灼见——但是,如果一味回避过去只关注未来的话,结果并不会进步,而只会倒退。
因为向前看的动机太消极了。
正确的生存方式应该是同时关注过去和未来。

这选择的理由太消极了,不能因为不想做A而却做B。虽然可能诚哥并不是想表达这一方面的,但我的哈姆雷特却让我无时无刻不往这方面去思考。
为了表达自己而“毁灭”了一个村子。
「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能遇到好事。」看似积极,仔细想想又仿佛消极。我们的幸福是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上?还是建立在自己的不幸上?幸与不幸之间是否存在没有暧昧或者模糊地带?那里是否有明确的准则?或者这只是二选一的选择题?是不是否的做出抉择?

新事物的诞生代表着一个“过去的世界”的毁灭。虽然并没有指摘这一现象的想法,但也不乏一丝悲哀。

而那些只能以「借着人的死亡来表现任何爱或者情感或者真理之类的东西」这样的历史上大师们文学作品也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了。虽然也并没有那份指摘的自大,但这也尽显大师们的卑鄙,亦或者只是能力不足。

好了现在让我们回到之前。
这真的是我的选择么?
当回答出「眼镜」的时候,这一个答案真的是我的选择么?我是不是因为生理上的原因缺陷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就好像选择题一样,我“做出”了选择?而不是我选择了。
所以这种只是做出来选择的竹马不更像是我们的诚哥么?无奈的等着世界改变,犹如物哀到不行了的「秒五」。

说得有点多了啊…那么,能明白我想表达的东西吗?
或者说,不明白?
所以、总之、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
比起“做出”选择,我们更要做的是选择。我们所寻找的不是甜蜜,而是糖。

 

还是去P站吃吃糖吧。id=59720504

qq%e5%9b%be%e7%89%8720161205212024

 

PS:话说我们的竹马大概是喜欢三叶的吧?
1、 很想喝三叶的口嚼酒。(是男生都会想要美少女的口嚼酒?)
2、 很在意三叶的男女关系。(幼驯染到会在意?)
3、 在婚约者面前不刮胡子,注重仪容。(老夫老妻了不在意细节?)
4、 三叶父亲和竹马父亲的关系可以看出,比起青梅早耶香,这俩人要更早。(大概)
虽然可能带了恋爱脑,但仔细想想竹马这是被NTR了?

所以说诚哥这年上控又把自己的初恋写成了人妻(

评论

  1. 看书正好看到某人渣的歪理,试着粗翻&概括了下

    社会什么的,世界本身不就给人这种感觉么?虽然嘴上说着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实际上可以选择的不都是些有限的东西么?

    不是经常听到「小孩子有着无限的可能」这样的话么?然而实际上某种程度上已经被自己本身的才能啊父母的财力啊限制了。

    不不,并不是在援引这种挑毛病的话题。是那种大家普通行为中更加下意识的。
    打个比方的话……流行歌曲中对于恋人们的描写啊,不是经常会用到类似「在这浩瀚的世界中奇迹般的与你邂逅」这样的语句么?我认为这是在强调那种在地球七十亿人中只选择了那个唯一的你——然而实际上我们根本不可能遇到过这七十亿人,不是么?
    就算你一秒遇到一个人,那也要七十亿秒。
    如果把一个人的算作八十年的话——人的一生大概是二十五亿秒。
    即使从出生的瞬间到死亡的瞬间,即使夜以继日与他人邂逅,也只能遇上世界上一半的人。
    再说,那区区短短一秒的相遇,与擦肩而过又有何区别。
    根据每个人的不同,在这相遇到的人数中——能称之为「熟人」的人数,多则大约数千人,少则大约只有数十人吧。

    数千人与数十人有着巨大的差别。

    那都只是在误差范围内,在这七十亿庞大的数字前。然后在这「熟人」中再次删选,称之为「恋爱对象」的人数要跟少,大多数人大概连十个都不到吧。也就是说我们大家,是在这个人数上选择自己的恋人以及结婚对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美少女游戏一样,能攻略的对象最初就已经选择好了,没有设定好的女主角不管怎样都不可能攻略。
    仔细想想的话这不是很可笑的事情么?在学校啊社会上遇到的,联谊啊朋友之间遇到的,因为兴趣相同在网上啊SNS上遇到的……像这样只是因为正好与自己有接点而喜欢上——说的极端点明明只是「用邻近的人将就下」,却冠冕堂皇的用「命运中的对象」啊「七十亿分之一」来形容。
    人只会喜欢上自己接触过的人。
    以七十亿分之一的概率喜欢上的命运中的对象——换个说法的也就成了将就的喜欢上了邻近的人。

    虽然并不是不理解「想要和喜欢的人交往」、「因为要成为与喜欢的人相称的人而努力」这类的,但「想要女朋友」这种想法总是搞不明白。
    一直以来都觉得很矛盾,明明没有喜欢的人,却说出「想要女朋友」这种话。
    说矛盾可能有点误解……应该说是搞错了顺序。

    有了喜欢的人,而又因为两情相悦开始交往。虽然这种发展是很美好,但觉得谁都能做的这么好的话,世上就不会存在联谊啊相亲啊这类文化。并不是因为喜欢某人而与某人交往,而是因为想要和某人交往而喜欢上了某人。——这种逆流现象也是司空见惯了的。
    说到底人与人之间的恋爱关系不就是这样的么?
    虽然经常说「对恋爱抱着幻想」什么的,说不定恋爱本身就是幻想的。
    抱着只要是对口的谁都好去找女朋友,然而把成功了的女朋友称之为「命运中的你」。明明只是从遇到过的女性中选择罢了,却高呼着「我是从世界的人群选择了唯一的那个你」一个人就这样自嗨着。说不定像这样大家都崇高的供奉着的子虚乌有般的幻想就是人们口中的「恋爱」。